油价一涨湖南申通跟着涨价 4月1日起上调[图

湖南申通调价前:(收货价格)如果省内件首重1公斤内收费6元,续重1公斤收2元,3公斤货物从长沙运到衡阳则需收费10元;

湖南申通调价后:(收货价格)省内件首重1公斤要收7(6+1)元,每续重1公斤要收2.5(2+0.5)元。3公斤货物从长沙运到衡阳需收费12元。

红网长沙3月21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王城长)“油又涨价了,一切依靠物流运输的东西能不跟着涨价么?”昨日油价上涨后,有不少网友担心。

记者调查了解到,成品油涨价,首当其冲受影响的物流和快递企业,多数公司表示“酝酿涨价”。而湖南申通快递决定,自今年4月1日起,将调整市场收货价格及中转费用,即暂定对市场收货价格在原价格基础上统一加收首重1公斤1元,续重1公斤0.5元的燃油附加费,长沙市内件上调0.5元/票。

今年4月1日,如果你选择湖南申通寄快递,快递员将会多收你0.5元/票,这绝不是愚人节的玩笑。

鉴于油价上涨,湖南申通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4月1日起,将上调市场收货价格及中转费用:暂定对市场收货价格(省内件)在原价的基础上统一加收首重1公斤1元,续重1公斤0.5元的燃油附加费;中转费首重上调0.2元,续重江浙沪、广东、江西、湖北、河南的上调0.3元/公斤,长沙市承包区省内首重调为3公斤。长沙市内件上调0.5元/票。

调价原因很直接,湖南申通市场部经理蒲晓全说,油价上涨幅度过大,以及人力费用不断上涨,导致公司各项成本大幅增加。据了解,该公司一个月要消耗汽柴油100吨左右,此次汽柴油每吨涨600元,就相当于成本直接提升了6万元左右。

在当前快递行业竞争愈演愈烈的背景下,快递公司都慎于率先涨价。“我们这次调价幅度不大,而且我们公司不像一些直营快递公司,加盟点收费标准没有高于我们规定的指导价格,比如我们省内的指导价首重每单10元,他们可能只收6元,这次上调的线元。”蒲晓全分析。

据了解,当前湖南申通占湖南快递市场30%左右的份额,最高峰进出港量达到每天14万票左右。

“这次油价上涨对我们快递行业影响很大。”圆通湖南区域总经理贺延红介绍,“不过,目前还没有调价计划,我们调价是根据总部安排有计划进行的。”据介绍,湖南圆通有30台左右的中转车,每个月给网点补贴的油费和过路费用一共要几十万。

“如果不调整运价,这次油价上涨的部分很难内部消化。”长沙联运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竹安算了一笔账,从长沙运往浏阳的货,一吨收费60元,如果用车运20吨货物,可以收款1200元,而成本包括消耗柴油72升,如按没有涨价前的0#柴油7.47元/升,共500元左右,过桥过路费120元左右,人工费用127元,加上其他费用一共1195元。“如果按照调整后的油价算,肯定出现成本与收入倒挂现象。”

“油价上调对我们影响很大,但由于我们合同价是一年一签,协商上调运费没有那么快。”长沙联运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向明生表示。

湖南白沙运输有限公司企管信息部相关负责人透露,“由于油价上涨太快,我们会考虑在原来的基础上上调运费。”据介绍,当前物流企业成本中“燃油费用”、“过路费用”、“人工等其他费用”各占1/3,“我们公司去年的油费成本600万元左右。”

针对本次油价上涨,长沙辉成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谷亚辉对记者说:“调价是肯定的,但涨幅还要看情况。”谷亚辉介绍,公司2005年成立的时候,湖南柴油的价格才3元左右/升,现在涨到了7.86元/升,但运费有些线路和以前没有变化,甚至还有所递减。

长沙畅通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曾正安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正在和客户谈上调运费的事情,“油价每吨上调600元,应该将燃油附加费提上来。”

但值得注意的是,和其他行业不一样,物流企业调价存在两难。“我们也想调高运费,但是大的公司都慎于调价。”李竹安表示,货运的收费标准也非常乱。“如果我们把价格上调,合作方可能就会终止合同找别的公司运。”

长沙市公共客运管理处的负责人昨日表示,出租车公交车的价格暂不作调整,会按照国家规定对从业人员做补贴。

作为基本的生活与生产资源型物资,成品油涨价势必传导到其他行业。湖南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张龙发表示,油价上涨导致成本上涨的物流企业无异于火上浇油,进而引发连锁反应,物流企业也会相应上调运费,从而推动物价上涨。

卓创资讯分析师吕斌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农副食品加工业运输成本依然占物流成本的50%以上。而按照中国目前的状况来看,生产制造型企业的物流成本约占总成本的40%以上。也就是说,实际上从物流成本角度来看,油价此轮上涨7.4%至少对其成本的影响接近5%。而食品又占CPI构成的1/3,其成本上涨必将导致CPI上涨,保守来看,成品油价格上涨对CPI的影响应该是接近0.08%,而从其滞后性及传导性来看,成品油价格上调最终对CPI的影响理论上将超过0.1%。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0日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48%的企业认为过路过桥费支出变化不大,27%的企业认为过路过桥费不降反升,过路过桥费仍是物流企业沉重负担。

这项调查对象包括53家国有企业、60家民营企业和7家外资和中外合资企业。如果以企业类型划分,综合型物流企业62家,占52%;运输型物流企业46家,占38%;仓储型企业12家,占10%。

在被调查企业中,运输型物流企业去年过路过桥费平均支出4459万元,其中,37%的企业支出超过5000万元,有部分大型公路货运企业支出超过1亿元;过路过桥费平均占运输成本的34%,其中,37%的企业超过40%。

综合型物流企业过路过桥费平均支出693万元,其中,44%的企业支出超过100万元,26%的企业支出超过500万元,19%的企业支出超过1000万元,6%的企业支出超过5000万元,部分大型物流企业集团支出超过1亿元;过路过桥费平均占运输成本的11%,其中48%的企业超过10%,13%的企业超过20%。有1家企业超过30%。

对此,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认为,过高的路桥费,加重了物流企业的负担,增加了社会流通成本;并建议加大对高速公路收费的监管力度,撤并不合理的收费站点,逐步降低偏高的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加强对收费公路的管理。制定相应的制度和标准,削减公路管理和维护费用。

此外,中物流还建议,完善跨省综合协调机制,规范申报和审批程序,制定全国统一的公路赔(补)偿费标准,公开路桥通行条件、办事程序和收费标准;清理各地不同执法标准,设立全国性的统一执法与处罚标准。坚决制止“乱收费”“乱罚款”,并形成长效机制。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